首页 | 要闻 | 焦点新闻 | 中央精神 | 齐鲁清风 | 地方廉政 | 图说廉政 | 清廉之声 | 廉政时评 | 廉政视频 | 廉政楷模 | 打虎拍蝇
鲁网 > 廉政频道 > 廉政频道 > 廉政文学 > 正文

浮躁与平静

2016-03-17 07:53 来源:福州市纪委监察局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浮躁与平静都是生活的一种态度,给人愉悦,给社会捎去玫瑰,给这个地球带去祝福的应该是皓月当空的寂静。

  吴聪先

  心烦气躁是常有之事。一个人一辈子都心平气和,脾气荡无,恐不多见得。圣人或大德高僧应该没骚动的心迹吧?他们给人的感觉,不是慈眉善目,就是清风细雨的宽慰。但我以为并非一蹴而就,在一路风尘中,他们或许也有踟蹰、愤懑、怨恨,随着修行的步伐,逐月渐日的精进,方度入视浪起潮落,信步彼岸的闲悠逸情,一片禅心。以此,告诉人们一个道理,平静是有内涵的,一旦脱离内在的能量,就挥不出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的洒脱。如曲径的小溪,平坦的河流,因洼浅的身段,缺失了大海般的伟岸,蓝天的博大苍穹,就育不出那种意境。

  浮躁与平静虽相对,但并非水火不相融。要看能否把控的住,成为自我的主人,而不是情绪一涌,脑门空泛,眼眶无物,任其心涛咆哮、肆虐、百无禁忌。浮躁看似一种甚本能,“孤芳自赏”的行为,但作为一个社会人,只要你立于大地,须臾也离不开与周遭群体,包括万物的相处。假若随心所欲的任性,且毫无节制,不但人们避而远之,而且难保不受自然界的惩罚。

  浮躁与平静,关键在于能否扭制无厘头的“横冲直撞”。可在真理面前,在维护公共和大众利益之机,缄言了,漠视了,这不是平静,而是事不关己,明哲保身的鸵鸟作态。在这里还得明确一个问题,浮躁同有脾气、有个性是有区别的。浮躁是一厢冲动性、情绪性、盲动性相交织的病态社会心理,它显的寡薄、无序,随意的喷怒,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刚正不阿的秉性是值得张扬的。

  浮躁的表象在时下不好说俯拾皆是,但可说易于观之。社会层面,“大干快上,冲刺建成”、“砸锅卖铁三个月,定要夺桂冠”、“一对一辅导,名校包入”的横幅;地产层面,“畔溪倚江,能听到海浪音讯的豪宅”、“住丽苑,有帝王贵族般的享受”、“ 三天搬迁,吐血甩卖”的鼓噪;商业层面,“饮某药,头发即刻白变黑”、“喝某酒,延年益寿百岁不愁”、“吃某食品,嫩肤青春长驻”的魅惑。这些立竿见影,急功趋利的喧嚣或许会诱惑至短暂的效益或喝彩,但终因剥掉了诚信的内核,天道酬勤的耕耘,格物的内省,良知的拷问,稍有风吹草动就不堪一击。当下时而桥断楼塌,地陷堤崩,高分低能,土豪狂狷,唯我独尊的戾气,让人不寒而栗。同时面对先人,除了汗颜外,还应有不孝之愧。瞧,河北的赵州桥,距今已1500多年,依然屹立于洨河两岸,品尝古今的韵味;圆明园,经历了列强的焚烧掠抢,虽是一片废墟,但残垣断壁仍透着刚毅和光亮。丰子恺、老舍、南怀瑾等,并非是名校毕业,但他们的文章充满了智慧,直抵人心,芬芳四溢。同时他们爱国为民,敢于担当的风骨尤为可敬。

  浮躁如疾驰的列车,掠过眼际的物体是模糊浑浊,难有成像的景况落入瞳孔,框进脑海。唯有静下心,步入旷野,式微端详,才能视之景物的演绎,体悟它的恬淡和美妙,唤醒人们储于心坎的理性和大善。近日读何顿写的《黄埔四期》,虽是小说,但所构廓出的人物、事件是真实存在的。此书历时五年,几易其稿,通过大量的资料、采访、核实,就是成稿了,还沿着历史发生的区域,踏勘一遍。作者的静气、耐心和公允,使读者生动看到在民族存亡时,“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”国共两党同仇敌忾,共同抗击日寇侵略的场面。如,“淞沪会战”、“武汉会战”、“长沙保卫战”等异常惨烈战役,通过以小见大的具体化描写,展现了国军以至中华民族永不屈服的英雄气概。如果何顿不能屏心静气,未必能写出让人一口气想读完的《黄埔四期》。

  平静应该说是事物的常态,只有均衡的行进和生长,方有永恒。浮躁的心况,走不出自私的藩篱,哺不出诚善的果树,闪不出现代文明的光环。宛若只有在静谧的夜晚,人们才能感知到当一轮明月倒映水中,随风引出银白色波纹的美哉,并以此与星空互动,酿出醇香的清酒。又如,路遥为了创作《平凡的世界》,列了100多部的书单,用一整年的时间翻阅了近10年的《人民日报》、《陕西日报》、《参考消息》、《延安报》和《榆林报》,笔记做了几十本,当耗时六年的书出笼伊始,受到冷落。他有过徘徊、困惑和不解,甚至跑到柳青墓前哭泣。可毫不气馁,毕竟是用艰辛、寂寞“煎熬”出的成果,很快读者品出了芳香,获得了茅盾文学奖。

  耐得住孤独,忍得住平凡,始终是不朽的源泉。激越的水流在澎湃中编织的绚丽体姿,或许能赢得满堂的欢呼,就如烟花,它给人只有视觉上的憧憬,消褪的很快,谈不上印迹。有人说,平静与年轮有关,上了年纪自然就平和了。虽有一定的道理,但不是绝对。在红绿灯的警示挡口,老人睹之无物就过去了,也不少见。一位朋友说了这样一件事,乘公交有一回比较挤,上车时不慎踩到一位老者的脚面,其就唬喊嘶叫。他一直表示歉意,还是斥声不断,还提出骨头出问题,要带去检查,还好其身旁的小孙女,拉拽着他说,爷爷没事!没事!过了两站就拖着他下站,才平息了此事。曾听人如此解释这种现象,“现在的老年人,不少在‘文革’期间是青年人,有的也许还没净化”。

  一个人的平静和善良同环境有很大的关联,一个长期浸染于厮吼氤氲的人,心境不易安顿。但优美的社会及人文环境,是依托每位社会人的参与和积极营造。若只是一味的抱怨这不顺眼,哪不道义,不触及自我,又“同流合污”,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举动,这种人真叫人大跌眼镜。当下不缺指点江山的“教父”,稀罕的是默默耕耘的“孺子牛”,替弱势民众站台的“清教徒”,为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法治发声的“守门人”。

  在物欲横流,铜尘飘晃,功利泛滥间,如何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就需内心的强大。

  内心强大的支撑点是什么?是素养。素养主要三个内容,知识、文化、良知。

  “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”。文字的发明,对未知的探究提炼、规律的摸索归纳、世事的辨析推理,人类走出洪荒的愚昧、鲁莽,有了“温文尔雅”的形态。而文化是凝结在物质之中又游离于物质之外的社会历史的积淀物。应该说周朝近800年的跨度,以及从春秋战国初期140多个“国家”的“百家争鸣”,至孔子、孟子、老子、庄子、鬼谷子等圣人智者的出现,为华夏的人文奠定了很强的基础,又经过唐宋的发展,愈益璀璨。

  知识与文化貌似一回事,其实是有差异的,难以划等号。知识更多的是一种外在的表象,而文化是贮于心魄,或者说是知识消化后,融于心脉,沁出知识的精髓和底蕴,展示雍容、宽阔的气势,但又不呈山露峰,宛如高山流水的悠然和清澈。囫囵吞枣地吸纳知识,就是文凭再高也扯不上有文化。鲁迅、沈从文、莫言,文凭并不算高,但是文化之人。因为他们有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侠气。文化之人,必有知识;念书之人,未必有文化。

  良知,缘由内心,自然属性的份额比较大,如古人说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要不断的行善、冥思、觉悟,使初心丰富;基督教讲的是每个人都有原罪,要承载不时的忏悔来涤净。外在的熏染的确不可小视,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讲的就是这个道理。也不可忽视这样的状态,有的人任何情形下就是那副“德性”,有的人不管环境如何嬗变始终坚守为人处事的底线,哪怕身陷“泥潭”。从中极易窥视到良知固化的心性。良知,就像一颗清正圆润的种子,当它破土吐芽于成长中,稍有偏颇,及时矫正,定能勃发出一株挺拔硕大的有用之材,此时,就是遇到狂风暴雨,要么临风傲立,要么舍生取义不迎合。

  在素养的范畴内,知识是门饰,文化是涵润,良知是地基。有良知维度的匡括,知识就是飞翔的翅膀,文化就是其动力源,否则知识就会“剑走偏锋”,对文化也会伤害。有文化,必有良知,有良知,未必有文化或知识。良知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与身俱来,超越物质,纯精神的东西。三者兼有,必是个令人仰望之人。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只要对良知有敬畏并产生共鸣,就会不断萌长出平静的心境。

  学者李天纲说:“在中国,‘社会达尔文主义’仍然是主流,弱肉强食,丛林法则还是‘天经地义’。”躁动的心热转换为平静,靠的是素养,素养的培育需要多读书,它不仅是识字划线,谋生的技能,更应是陶冶情操,知书达理的感念;铸就心怀家国的胸襟,导生出悲悯天下的豁达。

  书市橱窗内挤占着不少捷径发财,速成营销,投机谋略等“快餐”书刊,不是说不能阅览,而是此类书籍简薄,看多了既难平抑心态,弄不好会“火上加油”,陡添急促的愁闷。经典有潜质的中外书籍“灿若星辰”,只要用心去读,去品,定会对人生世态感悟颇盛,心也会缓缓降下来,沉出雅致。有资料显现中国人年均读书0.7本,与韩国的人均7本,日本的40本,美国的45本,以色列的60本相比,阅读量少得可怜。时间都去哪儿了?稍有闲暇,就约上几人搓麻将、“斗地主”、喝小酒、你争我抢,吆喝飚腾。再则,羡慕“一夜暴富”,鄙夷贫穷,青睐权势,如果这是常态,社会就难以平静。

  浮躁与平静都是生活的一种态度,给人愉悦,给社会捎去玫瑰,给这个地球带去祝福的应该是皓月当空的寂静。


初审编辑:鲁珊珊 二审编辑:鲁珊珊
分享到: